天津小吃美食联盟

2017《收获》长篇专号•春卷 | 三眼叔叔和他的灰鹅(马原) 4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3.三眼反客为主


三眼的到来对湾格花原绝对是个意外。在他的记忆里,爸爸从未提过有三眼这个朋友。而且爸爸妈妈的安排里,也没有关于三眼的只言片语。他就像个天外来客,令他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他不知道是凶是吉是喜是忧。但是有一点令他心里很踏实,三眼说的是爸爸的家乡方言锦州话。

他跟爸爸妈妈总共回锦州三次。第一次去看奶奶,他们小住了一段。他和妈妈每天早上去早市,那是妈妈最喜欢的早市,所有的东西都是绝对新鲜的,刚从地里摘上来的,或者刚从热锅里取出来的,或者刚从海里捞上来的。用妈妈的话说,走遍全世界,也没有比得上锦州的早市。第二次还是去看奶奶,爸爸没去,只有他和妈妈。第三次奶奶走了,他们去给奶奶烧香扫墓磕头。锦州在他心里是个温馨的地方。三眼的锦州话像是让孩子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他也说不清道理,最初的这个回合他对三眼已经有了几分好感。他喜欢他说话的方式,甚至喜欢他的怪样子。不可否认,当他告诉他灰灰是他为他准备的见面礼时,他对他的好感陡然提升。很明显,虽然从没见过面,他的心里还是装着这个男孩的。三眼从6000里之外的北京飞过来,带这么大一只活鹅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据他说,灰灰是世界上很名贵的品种,所以灰灰该是一个很贵重的礼物。送一份重礼给一个小孩子,这个三眼肯定是个很不错的叔叔。

三眼说得不错,滴滴快车的司机果然没有隐身,他主动打电话给三眼,说收车时他发现三眼的行李箱没拿走。三眼在电话里再三说谢谢谢谢,之后又说麻烦你给送回来。这时候问题出现了,司机说送可以,费用怎么说?三眼说,你把我行李带走了,当然该由你承担。司机说是你自己把行李忘在车上,责任不在我。

三眼的眼珠子瞪得老大,湾格花原看得出他已经怒气冲天。“你有提醒乘客的责任没有?”

“提醒乘客不是责任,而是关心。”

“你关心了吗?”

“关心不是责任,我可以关心,也可以不关心。”

“你太他妈……”

“你嘴巴放干净!混蛋东西!”

双目紧盯着三眼的孩子觉得他马上就会破口大骂,但是三眼把表情上的极度愤怒咽回肚子里,他的脸色松弛了。

“哦,对不起师傅,对不起,我刚才太急了,我道歉。”

“老东西,知趣一点,别以为找不到你,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你还能飞到天上去?”

“对不起对不起,师傅,您看怎么办好?如果你送过来,费用我出。如果你不愿意再跑一趟,我去取也不是问题。如果你交到哪个派出所也行,我到派出所自行领取。看你的方便,你说怎样就怎样。再道一声对不起,请你原谅。”

孩子看得出,三眼说这番话的时候是咬着牙说的,明显是强压着火气。他从他的表情里知道,三眼不是个好脾气的男人。爸爸脾气也不好,他从小就知道,什么是坏脾气。

司机的口气缓和了:“这还像句人话。我送一趟吧。”

“好的好的,那就太谢谢你了。”

“三眼叔叔,你刚才那么生气,怎么忽然就没气了?”

三眼扑哧笑了,“你这个侄小子,什么叫没气了?我死了吗?记着,以后别这么说话,不好听。”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我不是不生气了,我是怕给你们找麻烦。我收拾他,我一拍屁股走了,他会找到你们,你们住在这,没处躲没处藏。你没听他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你收拾他,你怎么可能收拾他?你年纪那么大了。”

“这事跟年纪没什么关系。想收拾他怎么都可以收拾。他说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也是一样,他往哪儿跑?”

“我是说你年龄那么大,肯定打不过他。而且他还可以找别人帮他,你肯定不是他对手。”

“孩子,小看你三眼叔叔了。再说多了,你会当你叔叔在吹牛。他送过来最好,也省得我专门跑一趟。”

湾格花原绝想不到,这个第一面看上去凶巴巴的大块头男人,居然是个超级美食家,而且还是个每天自己动手下厨的煮饭公,居然主动问他厨房和炊具这些,撸胳膊挽袖子准备露一手了。这着实让湾格花原喜出望外。

因为爸爸先已经说过,小风叔叔不会做饭,这些日子他们两个只能凑合一下,简单填饱肚子就得。妈妈还专门教他煮方便面的方法,备了两箱他喜欢的白胡椒方便面。他根本就没奢望会在妈妈离开的时间里有可口的饭菜。

三眼并不需要湾格花原说得很具体,诸如有哪些食材,新鲜的有哪些,或者干货有哪些,冰箱里有些什么储存,有哪些锅具,有哪些厨房家电,诸如此类的。孩子确实要告诉他厨房在哪里,因为家里的厨房是一个单独的小房子,要出了大厅的后门才能去到。

三眼叔叔说:“我也不问你了,问你也是白问,你肯定一问三不知。你就说你喜欢吃什么吧,荤的还是素的?”

“肉。香的。”

“跟你老爸一样。好了,我这边用不着你了,想干什么你就去干,有问题我再找你。”

“对了三眼叔叔,我得告诉你家里的菜地在哪儿。你别问我菜地里有什么,你说得对,问我也是一问三不知。”

他把他带到马力的狗屋前面,指着向下的那条坡路,“那就是菜地。把遮挡的帘子揭起来进去再放下。那是妈妈防鸡用的,那些鸡讨厌死了,吃菜,吃菜籽,连草都吃。”

“侄小子,我说话直一点,你可够啰嗦的。”

“爸爸也说我啰嗦。妈妈是啰嗦婆,我是啰嗦仔。”

“你好像还很自豪啊。”

“我是爸爸的儿子,也是妈妈的儿子。叔叔,你能不叫我侄小子吗?这么叫我觉得很难听。”

“那我叫你什么你爱听?”

“我有名字啊。”

“你名字四个字,叫起来太啰嗦。要不就叫你小子吧。”

“也行,总比侄小子好听。”

“去吧去吧。记着小子,男孩不要太多话。你是男孩。”

他的确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家里有了新成员灰灰,他必得和灰灰聊聊天,任何一个家庭新成员都不可以冷落。还有就是无论跟谁(包括家禽和家畜)说话,他都不想当着别人的面;爸爸妈妈如此,像三眼叔叔这样的陌生人更是如此。


收获微店


扫描二维码,进入购买页面


2017《收获》长篇专号(春卷)

2017《收获》长篇专号(春卷)简介

光禄坊三号  ∕  陈永和

福州有个富翁,生前立下三份遗嘱,第一份是说自己的骨灰入土时必须大儿子到场,第二份遗嘱是跟他有关的四个女人必须都住到三坊七巷的一个宅院里去,住满一年然后宣读第三份遗嘱。四个女人一个是他的遗孀,一个是前妻,一个是青梅竹马时期的恋人,还有一个是崇拜他的年轻女人,这四个人,除了遗孀,每个人都早有自己的生活,突然接到这个消息,都感到匪夷所思,虽然都跟富翁或多或少有关系,但是要她们住到一起,怎么也想不出其中的奥妙,但是就像作品里讲的,“凡有开始,都会带来一个结局”,四个人竟然各怀心思地住进了那个宅院里去了,开始了一段奇怪又奇妙的生活。

【评论】一个有限的情感乌托邦  ∕  木叶


唇典  ∕  刘庆

相传,每一个逝去的萨满都会成为“回家来的人”,有机会附体于后代的萨满,被附体的萨满会通宵歌唱,能用木、石敲击出各种节拍的动听音节,学叫各种山雀的啼啭,能站在猪身上做舞,猪不惊跑。魂附的萨满传讲家族和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将成为唇典,如长河之水滔滔而诉。

满斗是一个命定的萨满,但他却要用一生来拒绝成为一个萨满的命运。满斗长着一双“猫眼”,有着神奇的夜视能力。满斗十二岁那年,村子里来了马戏团,马戏团有一个花瓶姑娘,为了小姑娘求救的玩笑,满斗踏上了陌生的旅途。他和他的花瓶姑娘苏念被土匪劫持到王良寨,因为神奇的夜视能力,他在王良寨改造成理想村的过程里生存下来。在朝鲜爱国者的营地,满斗因为能够看清黑夜成为爱国者们的战友。后来成了一名抗联战士。作为苏军进军中国东北的先遣人员,跳伞时失误,丧失了记忆。1967年,在批斗会现场,满斗恢复了记忆。二十几年过去,许多故事更加惊心动魄……

【评论】灵魂之约  ∕  张学昕


三眼叔叔和他的灰鹅  ∕  马原

湾格花源六岁了,他的爸爸妈妈去尼泊尔旅游,把他留在南糯山的别墅里,让他自己管自己。爸爸本来并找了一个朋友、大学里的博士”四眼叔叔”来照顾他。但“四眼叔叔”没有来成,倒来了个“三眼叔叔”。三眼叔叔身材高大,肥胖,壮硕,智慧,有趣,动手能力强。三眼叔叔来的时候带了一只大白鹅,作为礼物送给湾格花源。后来湾格花源才知道,三眼叔叔竟然是一个“相扑运动员”,江湖中人,结婚三次,有三个老婆,三个女儿,都住在一个小区里。6岁的湾格花源能跟大白鹅、大狗等对话,他因此发现了很多大人不知道的秘密,他的人生有一个特殊而完整的世界,从而能对应三眼叔叔所看到的现世的、成年人眼中的世界。




举报 | 1楼 回复